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黄海波:让理想放飞的地方,凤凰

作者:北京东方雨泽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dfyz6789.com 发布时间:2018-04-24 17:47:08
 

黄海波:让理想放飞的地方,凤凰 黄海波,资深电视制作人。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外语系国际新闻专业、曾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映画学专业研修、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精通中、英、日文。现任凤凰卫视中文台副台长、总编室主任。在近三十年的媒体从业经验中,他曾参与众多备受好评的专题节目策划和制作,也曾走遍世界近60个国家和地区,在行走中纪录、思考。“生活本来不是早九晚五、一日三餐、上班下班,而是,每时每刻每个角落都在发生着值得记录的故事,只要你打开摄像机记录,时间可以证明所有记录下来的就是故事。很多人的日子就那样淡淡过着,很多事就那样淡淡地发生着,但是记录成影像渐渐地成为时代历史和思想的沉淀。——黄海波”黄海波写在凤凰20岁  对于凤凰发生强烈的兴趣始于2000年,那时凤凰卫视播出了一个纪录片系列《世纪行过—张学良》,台湾的郭冠英制作的,当时很惊讶那段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史实却完全被以不同的视角表现出来,加上张学良那样淡定从容幽默的口气讲述,郭冠英雄浑老成的旁白,对我来说是个不小文化冲击。必须得承认,凤凰卫视是大多数从事时政报导和纪录片业内人士所向往的地方。 2002年5月与《两极之旅》摄制组成员在北极点附近 我等到了机会,央视和凤凰合拍的《两极之旅》,我作为当时会英文懂拍片的人才被央视派往此专案组任编导,大约一年多的前期拍摄和后期编辑,凤凰和我,一个暗送秋波,一个春心荡漾,于是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记得在《两极之旅》的庆功会上,刘长乐老板和我们前方队员及家人一一握手,到我这里停住说:“海波你懂几门外语?”我说:“我是学英文出身的,碰巧去日本又学了门日语。”老板也很幽默地说:“那你也碰巧来凤凰吧。”2002年,我离开了央视评论部的兄弟姐妹,加入了我所仰慕的凤凰大家庭。进来发现这里就是机遇的沃土,从老板开始,王纪言院长、钟大年老师加刘春,当时我的这些上级们,每一个几乎都是激情四射和敢想敢干的高手,只要你有才能,不愿闲着,天上掉馅饼的机会简直太多了。在凤凰只要你有想法、有干劲、有智慧、关键是有激情,假以时日几乎可以实现你媒体行业中的所有梦想。2002年6月,“极地跨越·两极之旅”摄制组归来,黄海波女儿米娅见到爸爸就是一吻。纪录片之梦2002年《两极之旅》在巴西亚马逊森林与印第安人村民在一起 刚进凤凰,像是来到当年美国的西部,简单粗犷自由开放,这里充满“未开垦的荒地和机遇”!本来期待可以和很多资深人士来学习了,但是我在这里似乎被当成了资深人士。比如我虽然参与拍过《望长城》,但只是做导演助理,虽然在《东方时空》拍过专题片,但大多是10分钟之内,最长不过30分钟,参加的《两极之旅》也属于行走类的,以速度和数量优先,没有独立拍过长篇纪录片,但是我来到凤凰却被一下派进《唐人街》纪录片摄制组,给所有组里的年轻人讲如何拍纪录片,一双双稚嫩但却放光的眼睛渴望着我来指导……不但开始拍纪录片,而且直接从开始教纪录片起步。在所谓教的过程中,发现凤凰的年轻同事虽然不懂得纪录片,但极为好学而且思想毫无禁锢,大胆去实践,反而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记得刚到凤凰做的第一个有关对日诉讼的片子,完成后请我的上级钟大年老师来审片,钟老师说“我们这里无需审片,文责自负。”习惯了央视层层级级审片的我非常吃惊,强迫钟老师必须来审片,结果他看了没有提任何修改意见就播出了。当时在凤凰只要没有常识性错误,怎么有效率怎么来,创作者想怎么做怎么做,直接上播出线,对业务的判断就是看播出效果,观众反应。完全是自由放养式的生产方式,这令我惊奇不已。可以说凤凰此时是一片新力量可以闯荡驰骋的沃土。没有多久,迅速成长的我已然成为凤凰纪录片和很多专题栏目的推动者和操盘手之一。主持人之梦 凤凰的机遇是四处“泄漏”的,只要你有精力可以说是到处都是。没过多久我发现了另一个表现的平台,就是主持人的位置。在《东方时空》我虽然出过镜,但只限于现场报导和主持,被称为“出镜记者”。而来凤凰,有大约三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幕后制作节目,出点子,写稿子,扛架子,剪片子,也乐得于此。直到有一天把我推向了台前,而且是直播的演播室节目。 每隔一段时间,凤凰的主持人排班就会出现一次多米诺效应。比如2005年6月底,曹景行先生要去北京,《总编辑时间》没人做,吕宁思要去补位,吕宁思兼主持的《时事辩论会》位置如何填补?在一次节目主管的例行工作会上,因为节目主持人的调动大家正在讨论,程鹤麟忽然发言道:“建议由海波来主持”,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咦,怎么没事先打个招呼?”院长对此事当即批复:“好,就这么定了!”然后诡秘地笑了笑说:“但是不给加工钱哦。” 大约两个星期以后,我仍在为日常的专题节目忙碌,把辩论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院长忽然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日本朝日电视的《周日时政论坛》节目过来挑战来啦,要和我台共同举办一次辩论会,时间定在8月9日,指示迅速对应统筹,因为我的留日经历,加上凤凰的许多日本事物都是我在处理。对于制作这个节目我倒是不觉吃惊。但是程老汉在一旁又发话了,建议此次辩论会由海波来主持。我说我还从来没有主持过,两人几乎同时说:“那怕什么,马上上几场适应!”2005年在凤凰总部主持时事辩论会特别节目中日《破局之辩》 2005年是二次大战终战60周年,也是这场战争的孽缘,战争的血腥味往上泛得最浓的一年。小泉在靖国神社上的固执,东海油气田,教科书,钓鱼岛等方面巨大的分歧和矛盾已经使中日关系全方位地进入了冷冻期。全国各地反日示威和五月份吴仪副总理中断对日本的访问,更标志两国关系跌向谷底。在这样的情况下,代表中日两个电视台想要进行一场辩论,明摆着是要去擦火花。而此次直播的大辩论的日方是朝日电视的《周日时政论坛》是日本电视的王牌栏目。主持人田原总一郎这个节目已经做了17年。不要说横向的,现任日本总理,内阁大臣,明星要人都是这里的常客;纵向来说,历届的日本政要也都是他的座上客,10多年前小泉还是参议员的时候也参加过这个辩论。此节目可以说历史悠久,影响广泛。而朝日派出的另一位出场人则是资深外交家冈本行夫,曾任小泉的辅佐官,是个对国际事务有着透彻洞察力的民间外交分析家。而他们长期在无所不言的辩论节目中磨练,如果临场发力,势必会令辩论形成一边倒。而我,还没有演播室主持经验的新米,要作为中方主持人和田原老先生同起同坐、一起控场。稍有偏差,或者显示的忐忑和不自信,在那样的舆论环境下,我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完全是泰山压顶的感受。而我在凤凰还没有主持过一次节目! 在如此巨大的外部和内部形势严峻的环境下,我被推到了主持人的台前。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态早被上级发现,那天老板和院长专程在红�海滨广场的Waterfront Bar & Terrace请吃午餐,更加令我惶恐,席间我再次向他们提议换人,老板说:“没别人啦,海波,抡圆了上,没问题!”院长也在一旁笑呵呵地给我打气。德国心理学家荣格有一个共时性定律,就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在特定场合下成为相互关联的。于是从六月开始,我频繁地先作为嘉宾参加辩论会,随后马上被安排如何带着耳机听导演指令,如何操控手中计算机发布网友帖子,同时耳边听着嘉宾的言论,还要频频点头有所反应……我作为一名赶着鸭子上架的凤凰主持人就这样登场了。 而2005年8月9日播出的那场《破局之辩》也成为中日民间交流、媒体交流,尤其是电视互动历史上一个经典之作。“破僵局,话不说不透;巧沟通,理不辩不明”老板亲定的这句经典话语,可以说基本达到了效果,中日民间理性对话的僵局至少这一次是打破了。这场两个国家共同播出的辩论应该是圆满了。中国和日本的许多来自政府和民间的声音希望我们多多举办这样的辩论会。中日大辩论接下来分别2006年,2007年以及2013年又分别举办了三次,同样是直播。而我也就此成为《时事辩论会》的常任主持人之一。在我台的很多纪录片栏目主持工作中也不时会出现我的身影。 凤凰有大量的帅哥美女,但是决定谁可以上台主持,有时真的不靠外表,不靠学历,靠的是无法捉摸的左突右撞上窜下跳的大运势和小机遇。2007年在日本朝日电视主持直播节目《讨论到天亮》记者之梦 在大学我的专业是用英语学新闻,就是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的国际新闻专业,在校五年期间,其实看的最多的还是外国电视台的节目,因为我们几乎清一色美国的外教时常为我们作为教材播放,讲述了很多新闻采访的经典案例。有时听得我血脉贲张,而我本身也是喜欢冲冲杀杀的性格,其实心目中一直想做个前线的新闻记者,也自认为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记者。在央视东方时空的时候我主要做的是专题,第一时间的新闻报导还没有做过。在凤凰,这个小梦想又让我如愿以偿。 我作为凤凰的记者从现场发回报导有那么几次,都是和日本有关,比如2006年安倍第一次上台时,我前往东京的日本首相官邸进行专访,出来就在国会外面做了个“趴”(现场报导);然后2012年香港启丰号船员登钓鱼岛及后来与我台记者蒋晓峰一起被日本海上保安厅扣留后,我与吕宁思一起前往冲绳接应并同时做直播报导,与凤凰其它几路记者同时在空中与总部主演播室对谈,记得听着耳机中传来的那开场音乐和主持人的开场,最后到我:“海波,请介绍一下你那里的情况……”,还真是有点小兴奋。 然而最令我难忘的记者经历应该还是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那一次。2011年3月15日在福岛,凤凰卫视特派记者黄海波与摄影师杜伟安 2011年3月11日下午不到2点我正在和东京的日本友人高桥先生通话,他忽然紧张地说:“地震了、好大的地震!”我挂了电话,对于在日本生活多年习惯“一周一小震,一月一大震”的我,心想随便发个微博周知一下大家吧,一打开就看到了一条私信:“凤凰李淼:东京地震请帮我问要不要连线电话不通 VC已经接通 (3月11日 13:59)”我当即通知负责新闻的阎长官,当时资讯台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了李淼发出的信息,马上开始了突发事件直播。此时,我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次地震的严重性和接下来它和我的关系。 三点的时候NHK已经传来空中拍摄的画面,那铺天盖地来的海啸让我彻底惊呆了,这是任何人也没有见过的正在发生的大灾难。我此时知道那片我生活过近五年的国度发生的事已经超越了我的常识和经历。日本从此将大不一样。同样也直觉到作为凤凰少有的懂日语职员,此时发生的一切将与我有关。我首先召集专题部的弟兄们紧急动员,准备赶制当周的《皇牌大放送》。我的反应是基于我此时所从事的专业判断,要在大事件上提供专题的深度报道和解析。而十分钟后院长的电话就来了,简明扼要:“海波,做好准备去日本!”过了没多久,资讯台统筹,就把已定的机票给了我。找设备、组队伍、取钱、安排后续,感觉要重新上战场一样……我知道我要重新做记者了! 后来的五天日日夜夜的新闻记者的特别任务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之一,包括3月15日这个被日本政府定位核辐射指数最强的日子,超过了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我也在福岛第一线。这次发回的报导不仅被凤凰连日报导,也被众多的华语媒体转述,因为我们的小组是唯一在现场发挥影像报导的摄制组。每日带着团队的出行、采访、写稿、接下来做直播报导、做电话联机,完全感觉自己的血脉喷张,忘记了已经是年近五十的人。而且,因为尚不能操作编辑系统,我发明了在一个长镜头中将周边环境和主要信息全部讲清楚的报导方式,被院长称赞这样反而非常鲜活,在后来的报导中也广为采用。 3月16日我们乘坐满员的国泰航班返回香港,港府卫生署如临大敌,把我们全身彻底盘查,还要求我们到医院单独居住。还好因为一直穿着老板派记者秦枫专程从北京送来的专业防护服,身体辐射量属于正常范围。过了一阵,看到那几天从现场报道回来的视频,我的头像下打的是“凤凰卫视特派记者黄海波”。这是一次令人自豪和难以忘怀的头衔和任务。同声传译之梦 我的大学本科是外语系国际新闻专业,后来又做过几年国际贸易,加上各种陪领导出访,一路少不了在各式各样的场合做翻译。通常翻译需要把发言一方的内容听完记录再翻译给聆听一方。我在很多业务谈话或谈论中,觉得这样很费时间,于是经常在一方讲话的时候,同时就把意思传递给了对象,而耳朵还在听着发言方下面的内容,也就是说要耳朵和嘴巴的功能分别调动使用,其中有个时间差。这个功能我到凤凰也被激发调动出来了,这个行业叫“同声传译”。 记得是在 2006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美国,资讯台要直播小布什总统会见小泉时的讲话,小泉先发言,小布什随后发言,给我的任务是翻译小泉的日语发言,得到通知时我再三追问布什发言时不需要我,因为两门外语同传目前还没听说过,也觉得自己脑子调转不过来。闫长官说放心,下面英语有别的人。于是那天我就坐进了主演播室旁边的小房间带上耳机待命,说实话平日的翻译虽然练就些快译的本领,但是国家领导人的发言,而且是电视直播的还没有做过,心中忐忑不安。然而就像高台跳水,迈出去一步再也回不去,只能一闭眼想动作了。小泉一开口,和我事先准备的大概内容押得上,顺利地说完了。可是待小布什准备讲话时,我不见有人进房来替换我,赶紧示意主控室,可是布什已经开始讲话了,于是我就满头大汗地跟着把他的英语讲话也翻了,一边对着主控室可以看到的镜头做了个砍掉我的头的动作。还好讲话时间不长,英语同传也算很通顺。一出演播室我发现英语同传苗楠早坐在门外办公桌区域,她当时准备从这里同传,只是开口慢了。我也没法怪人家,只见阎长官笑眯眯地冲我走来说“挺好,没想到你英文也这么精通!”还好广院外语系的底子打得扎实,且心理素质强,巨大压力反而激发了潜在的能力,这一次我知道将来混不下去还有碗同传的饭可以吃。又是凤凰给我一次潜力的激发和验证。2007年与专题部兄弟姐妹在旧红�总部外交官之梦 黄海波会两门外语的事早在凤凰内部有所闻,其实我后来才知道凤凰基础为国语、英语,这几乎是招聘时就要满足的条件,而不少同时又在英语国家以外的地方留学,或是大学非英语语种专攻的也不在少数。比如吕宁思的俄语,邱震海、李炜的德语、蒋晓峰的伊朗语、常洛闻的韩语、安东的西班牙语、周轶君的阿拉伯语、石绮君和张晓文的法语……而懂广东话、闽南话、客家话方言的更不计其数。懂这些语言的同事除了在新闻工作上可以发挥,在凤凰的对外联络方面也自动担当了一部分责任。专访安倍晋三 最初肯定是日本方面大量的外事活动自打我一来凤凰就增多了,从当年日本国土交通省合作项目,到外务省、通产省,迎来送往源源不断。而日本在港总领馆几乎每一个总领事和首席领事及参赞们来到和离开香港都要互相见面小叙。年拍摄《朝鲜纪行》与卖花姑娘片扮演者洪英姬在平壤电影制片厂 另一方面,朝鲜总领馆从2009年第一次《朝鲜纪行》拍摄开始也成了老朋友,他们三位伟大领袖的节日必定请我去参加,平日也准时寄来朝鲜画报和一些对外的刊物。韩国外务省看到我们活跃的涉朝报导也坐不住了,派来一位汉语高超的文化领事韩在�先生在凤凰总部上蹿下跳地认识人请吃饭,此君也是待人诚恳性格开朗,很快很多对韩国的专题及新闻报导也都开绿灯,大力支持,而我也成为了韩国总领馆的主要对应人员。同时缅甸、新加坡、俄罗斯及欧盟很多外交场合也都会邀请我,届时必会穿上西服打上领带,头上抹着二两油,在港岛那些亭台会所宴会酒会中,频频举杯、频频微笑,谈谈友好、谈谈合作…… 后来想想外交官也就大致如此吧。 不过比起西服革履出入这些场合,我还是希望穿着户外的衣服在外奔跑忙碌。2002年《两极之旅》拍摄,在玻利维亚印第安人的牧场管理者之梦黄海波与董建华先生 其实只有这个梦不应该是我的梦想,祖上几代都是做学问或是拼技能的专业人士。我能成为管理者也只有在凤凰才有可能。 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是冲锋陷阵型,而不是带兵打仗型的,善于独来独往,另辟蹊径,突击制胜。而我2003年调到香港总部,没有几个月就被任命为专题部总监,下面管理10来个栏目10几号到20多号人,协调全台各地的关系和资源,迅速地逼迫我必须角色转换。那一年我38岁,环顾四周算是资深的了,这个转换也可以说是岁月的呼唤,在这样的年龄应该更高瞻远瞩地看问题,更精确犀利地辨方向。正是因为凤凰对专业主义的重视,对实战经验的重视,对专注和激情的重视,使得我这样身经百战的专业人士能走上管理的岗位。 而我在管理团队时也同样以包容、鼓励、放任的方式,看着曾经培养的一个个小苗成长成为信心绽放德才兼备的人才,甚至到有些离职到外面的也是可以应付得起压力独当一面的舵手。在凤凰这十几年来,能出作品同时兼出人才,给我带来非常大的成就感。2010年1月至3月,凤凰卫视前往气温升高的北极和受海平面上涨威胁的南太平洋岛国派出摄制组,制作大型系列片《地球的温度》。图为主持人黄海波等人在北极斯瓦尔巴德岛朗伊尔宾镇煤矿工人墓地。  来到凤凰14年了,其实我进凤凰时的称谓叫“节目策划”,而就职以后除了在大小节目的出谋划策完成本业之外,从纪录片编导、撰稿、摄像、旁白各工种都做过,到新闻的出镜记者、采访人、翻译、同传、主持人,甚至偶尔客串评论员几乎各个工种都做过,而业余还兼任凤凰的“外交官”“宣传员”甚至“乒乓球队员、龙舟队员、长跑队员”。之所以间在各个工种激发和展示自己的潜力和实力,是和刘老板及管理层在初期就确定的凤凰的用人机制分不开的,不怕你没处使劲,就怕你有劲使不出。这是个让激情和智慧充分展示的平台,这是个极为灵活善变的互补的群体,又是个有温情包容的大家庭。2002年《两极之旅》摄制组与兄弟们在阿拉斯加小飞机场,回国没多久从央视飞到了凤凰。 凤凰20年,从创业时的几个人到后来的几百人、几千人、从一个电视公司转变全媒体、跨领域的集团公司,靠的就是这样自由、宽松、信任、放手和激励的人才养成机制,无数的曾经默默无闻的职场新手或是专业人士,不管是台前还是幕后,在这里施展才能,由小柴鸡变大凤凰,同时为这个株宽厚、包容、暖人的梧桐树增辉。希望凤凰能在今后百年大业的铸造中,让更多的人才在这里放飞理想、放飞梦想! 感恩凤凰,祈福凤凰。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www.docin.com/p-2100488280.html

  • 上一篇:上海食药安办:协调相关省份彻查假冒“雅培”乳粉流向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