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取消“单位推荐”,院士评选回归学术

作者:北京东方雨泽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dfyz6789.com 发布时间:2019-03-04 12:11:51
 

取消“单位推荐”,院士评选回归学术

  今天,2015年新当选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名单公布。此次院士增选,是去年两院院士章程大幅修订之后的首次评选。与往年增选程序的不同之处包括:院士候选人提名渠道由3种变为2种,原来的政府、军队、央企等"单位推荐"渠道被取消;增加"终选全院投票"环节,防止再度产生有争议的院士,如某个学部选出"烟草院士"。

  在新的规则下,今年增选工作有何显著特点?还有什么可改进的空间?记者采访了业内人士和有关专家。

  取消"单位推荐",学术渠道多元

  往年院士增选的候选人推荐渠道,除了院士联名推荐或提名、学术团体提名外,还包括教育部等国务院部委、省市自治区政府、军队、央企等单位推荐渠道。院士章程修订后,为何取消了"单位推荐"呢?相关人士解释说,这些单位都不是学术机构,在推荐人选时难以确保完全采用学术标准,而他们所能动用的资源又往往很大。

  一个典型的反面案例,是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曾在铁道部推荐下,成为中科院院士候选人。面对外界质疑和举报,原铁道部为他"背书"。据张曙光后来在法庭上供述,他受贿2300万元的理由是参选院士"需要花钱"。记者以前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些科研人员与具有推荐资格的单位关系不错,就想方设法借这种关系获得推荐,成为院士候选人。

  两院院士是我国科技领域的最高学术荣誉称号,选举时怎能与单位利益挂钩?因此,院士增选渠道减少为两种:一是3名院士联名推荐或提名(超过65周岁的候选人需要6名院士推荐或提名);二是全国学会、协会、研究会和省级科协推选,中国科协组织评审,从中产生的人选再进入两院评选环节。

  在非学术渠道减少的情况下,学术渠道在增加。以往,大院、大所、大校高端人才济济,常常受"院士扎堆"的副作用影响——因每个单位的推荐名额限制,有望当选院士的科研人员有时不得不排队等几年。结果,每两年一次的增选,一个单位出两位院士的情况,也不多见。而如今,各个学术团体可以推选来自不同单位的人选,实际上打破了人才实力较强单位的名额限制。例如,今年沪上新当选的7名中科院院士由不同学术渠道推荐,但只来自3个单位:上海交大、中科院上海分院、同济大学。

  省级科协推选,无党政机关介入

  在今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过程中,省级科协首次参与院士推选工作。上海市科协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一系列规则制定,候选人推选体现了"四性":学术性、荣誉性、规范性和科学性。

  1月7日,中国科协发出组织推选两院院士候选人的通知。上海市科协立即建立评审专家库,将所有在沪中国工程院院士纳入,并在此基础上抽选院士,成立评审专家委员会。1月12日,市科协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上海市科协推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工作实施细则(试行)》,下发至各学会、协会、研究会,各高校科协、企业科协。"科协常委会是学术团体,由该机构主导院士候选人推选工作,确保了评选的学术性。"

  学术性也体现在学术团体和基层科协的人选推荐上。《实施细则》和相关通知下发后,全市各个学术团体的常委理事会、基层科协常委会开始酝酿人选,没有党政机关介入。根据规定,每名候选人须由3名以上正高级职称专家推荐,并进行同行评议。最终,本市10个学会推选了11名候选人。35位专家对他们进行了同行评议,其中包括25位两院院士。

  2月初,翁史烈等15位中国工程院院士组成的市科协评审专家委员会,对11名候选人进行初审。《实施细则》规定,得票数超过三分之二的候选人通过初审。结果,7名获得11票及以上的候选人脱颖而出。为了确保评选的科学性,院士牵头的材料审核小组对7名候选人的材料重新审核,挑出包括学术问题在内的28个不完善之处,要求候选人修改。审核结束后,进行了候选人公示,再向市科协常委会报告。2月27日,市科协将院士候选人材料递交中国科协。

  市科协这位负责人表示,推选工作的每个步骤都按照《实施细则》进行,使这项工作的规范性很强。期间,有媒体提出采访要求,他们一律婉拒,因为院士是荣誉性头衔,推选工作应保持低调。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新当选的上海两院院士中,有10人曾获得市科协评选的"上海市科技精英"称号;其中,唐勇、徐国良是今年的"科技精英"。

  秘密推荐、有进有退,能否实现

  中科院领导曾在会上表示,院士增选工作的最终目标,是当选院士的科研人员在院士名单公布前,不知道自己被提名。

  据介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评选就是这么进行的。该院章程规定,院士只能由内部推荐投票产生,不接受个人申请。每位候选人的材料也由提名者负责提供。材料只包括候选人简历、250词左右的学术成就概述以及数量不超过12篇的代表性论文和著作。从提名到投票,长达一年的评选过程向外界保密。理论上,候选人都不知道自己被提名了。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常孙阳得知自己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时,说:"感觉被惊喜砸晕了,我压根儿不知道自己被提名这回事。"

  上海交大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李侠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秘密推荐制比个人申报制更客观、公正。我国两院院士增选过程中,候选人需提交自己撰写的个人材料,其中包括对研究成果的评价,如某项成果"填补国内空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这种评价,其实不适合取得这一成果的科研人员来写,由同行专家写出来才令人信服。此外,个人申报制使科研人员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候选人身份,有充分的时间开展"公关"。鉴于这些弊端,无论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评选,还是诺贝尔奖评选,都不允许个人申报,而且整个评选都在保密状态下进行。

  然而,秘密推荐制需要严密的程序设计,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增选的游戏规则就非常复杂。例如在提名环节上,除了各学科分组提名,还可多名会员联合提名,但这种"志愿提名小组"人数要在20至30人之间,且不能有5人同属某一机构,也不能有超过12人同属某一学科分组。之所以如此,是为了不让任何个人或小团体对选举结果产生不良影响。在李侠看来,我国两院院士评选离实现最终目标还有很长距离。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中,秘密推荐制估计也很难杜绝"公关"行为。

  另一方面是有进有退,院士增选也让人们想到院士退休。今年,中央改革方案规定院士70岁从工作单位退休,但也指出,参与国家重大项目的70岁以上院士可经有关部门批准,将退休年龄延长到75岁。

  在中科院上海交叉学科研究中心,此次新当选院士的神经科学家张旭现任主任,54岁。而中心首任主任为生物化学家林其谁院士,当年70岁,现年78岁。中心实行着理事会领导下的主任负责制,理事长为核物理学家沈文庆院士,副理事长为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王恩多院士、半导体物理和器件专家褚君浩院士,3人均为不同专业领域的七旬院士。

  "思想来源于经验的积累,表现在对未来的远见。"张旭表示,在许多情况下,院士的经验、见识与年龄呈正相关,他们都是难得的智慧库,因此交叉学科研究中心正尝试集中不同学科资源,让老院士们发挥思想深度的优势,为我国科研谋篇布局。

推荐阅读/观看:孝感网站建设 http://www.xgwzjs.cn

  • 上一篇:新花样烹调剩菜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