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手机兼职

2018,开发者逃离小程序

作者:admin 2021-08-13 我要评论

“我现在已经不太想聊小程序了。”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略带无奈的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半个月前,自媒体“...

“我目前已经不太想聊微信小程序了。”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略带无奈的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半个月前,自媒体“见实”发表了一篇李圆峰炮轰小程序审核的文章,文章发布后,不少记者在微信上询问他的建议,这让他多少有的不厌其烦。但让他更不知道的是,“你们媒体为何还对这个有兴趣?目前市场上专门看微信小程序的资金投入人都已经极少了。”

的确,日前,不止一位资金投入人告诉界面新闻,从今年三季度开始,他们就已经暂缓了对微信小程序范围新项目的资金投入,而转投向教育、消费、深科技等范围。

创业人士也在陆续撤出,曾喊话要“All in小游戏”的前飞鱼游戏负责人张志斌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个赛道。而曾在2018年大火过的黑咖相机负责人姜文一也坦言,虽然团队仍在坚持微信小程序,但将来更多的精力会放在明年推出的一款新的商品 上。

短短一年时间,微信小程序就完成了一拨惨烈的洗牌。以享物说和海盗来了为代表的头部项目估值依旧一骑绝尘,但与之相对的是,很多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才涌入到这个行业的新项目却已经没了名字。

疯狂的微信小程序险峰长青的合伙人赵阳记得,在2018年的头三个月,好消息几乎天天都会传来。“那时应该是主流VC最开始系统性投微信小程序的节点,集中体现就是大家之前投的不少项目当时筹资都飞快。”

在业内,险峰是最早关注微信小程序的机构之一。早在2017年就已经陆续投了很多微信小程序项目,包括今年大火的享物说、好衣库、有好东西等。

而在险峰投过的这么多项目里,享物说是2018年估值飞升最快的项目之一。这个项目李圆峰去年也看过,但当时他的感觉是看不明白。“A轮那会去聊的VC挺多的,但大部分人都没了解吧。毕竟,用小红花当钱换二手产品,这种模式即使在美国也是找不到的。”

令李圆峰没想到的是,在下面的5个月,享物说的估值却像坐了火箭一样飞速攀升:A+轮时估值还是1亿美金,到了B轮,就已经暴涨到了2.5亿美金——而在其估值1亿美金的时候,这个商品的日活才刚刚达到20万。

那真是一段疯狂的时光。几乎所有主流VC都分出了一部分精力放在微信小程序上,大伙私下交流时,聊的也都是微信小程序、微信小程序、微信小程序。

姜文一涉足微信小程序是在去年十月。在此之前,他的项目和微信小程序毫无关系,那是一个叫Philm的油画风格拍摄软件,和Prisma不一样的是,Philm改良了算法,使视频在拍摄过程中也可以实时渲染艺术滤镜。

这是一个好玩的商品,但工具类App免不了会遇到增长性差且生命力短的天花板。于是,姜文刚开始不断地探寻增量。2017年9月,他发现了微信小程序,并非常快拉着团队一块做了一款容易的相机工具。

刚开始并不顺畅,那时微信小程序还没开放下拉及搜索入口,生态相对孤立,团队也不熟知微信生态的各种打法,所有都要探索。他们有试过花几万块钱在微信群里做竞价,但前七天只拉来了5000用户,算下来单个用户本钱比之前在微博为APP竞价还要贵。

转折发生在第8天。那天,黑咔相机的后台忽然新增了8万用户,无人知晓出了什么事。后来复盘的时候,姜文一还有的感慨,“你看,这就是社交生态有意思的地方,你误打误撞的,也会有一天忽然就爆了。”

下面的几个月,微信团队陆续释放微信小程序的接口,12月28日,又正式上线小游戏,并在首页开放了微信小程序的下拉入口。

可以说,这部分利好一下子就点燃了整个微信小程序的生态。在下面的元旦假期,黑咖相机也首次领会到了微信生态里如火箭普通的拓客速度。

姜文一了解的记得,那是2018年的1月1号,他还在海边度假,早上醒来时,合伙人已经给他打了上百个电话。同时,微信上也有好多同事提醒他,“文一!快醒醒!大家的服务器爆了!日活已经破1000万了!”

“真的像做梦一样。”

那天,姜文一痛并快乐着地向阿里云支付了160万,搬空了他们的一个机房。紧接着,他又收到了好几份微信小程序主题峰会的演讲邀请。高峰时期,“曾一个月收到5个会议邀请,一年下来守旧估计也有20多场。”

曾蛰伏一年的微信小程序,终于在2018年又一次成为焦点。

风口还是陷阱?

成为风口中的一员是什么感觉?大部分创业人士给出的答案是“忧虑”,甚至连微信团队本身也是这样。

万旭成是最早参与微信生态创业的创业人士之一。现在他的SEE小电铺已经融到了C+轮,背后的资金投入机构除去有红杉、B人工智能如此顶级的USD基金,还有一轮来自腾讯战投。

跑到赛道前列的万旭成今年以来却愈加低调,“风口会带来流量,但很多的流量进去后,反而会让微信变的愈加克制,你会发如今年以来,微信已经极少见比较大的动作了。”

姜文一则说的愈加直白,“有的人进去就是挣钱的,他们不会管你生态如何,想要造纸就伐木头,这其实是在对整个生态进行破坏。”

而这种破坏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三4月涌现的那批复活类小游戏。

因为很多小游戏都没版号,致使他们没办法通过内购的方法挣钱,只能依靠广告,而广告业务说白了就是聚拢流量。所以,当时不少小游戏都掌握了靠复活的方法诱导用户推荐,等流量聚集来将来,再诱导用户跳转。

一位小游戏范围的创业人士用“肆虐”这个词去形容年初活跃的那波同行们,“真的是肆虐,三天做出一个垃圾游戏,然后到处分发,逼得微信后来把不少跳转接口都拿掉了。”

更要紧的是,这波复活小卡片的“肆虐”对不少常规的工具、买卖类微信小程序也产生了负面影响。姜文一告诉界面新闻,从下半年开始,由推荐带来的活跃和新增都在减弱。“大家可以感到用户对于群里推荐来的卡片,点击欲望是在渐渐减少的。”

现在,黑咖相机的日活已经渐渐从年初峰值的1000多万掉到了目前的不到100万。但姜文一表示,这种流失在微信小程序范围只能算是正常。

“微信小程序真的留不住用户。”李圆峰说,他用一个抽奖类微信小程序做例子,“你通过朋友圈推荐的链接进入了这个微信小程序,他就把你计入成他的用户了,但其实第二天你还会回来吗?”

启明创投的合伙人胡斌也赞同这一点,他甚至习惯在给微信小程序估值的时候先把用户价值除个3,“有时甚至要除以5。”

由于在他看来,现在除去少数几个社群经济类商品,多数微信小程序的用户其实都是不值钱的。这也是今年上半年买卖类微信小程序最快获得筹资是什么原因。“买卖类的微信小程序除去可以靠微信群作为长期入口以外,它的商业路径也比其他微信小程序要通顺一些。”至于其他工具、常识付费类的微信小程序,现在看来还是前景未明,“天凉了,大伙还是期待看到一些前景更明确的项目。”

而且,上半年创业人士们把步步换、免费领东西、签到换金币这部分办法都玩遍了,新的打法也一直没出现。

“基本可以断定微信小程序已经进入下半场了。”赵阳说。“主流VC到目前都已经投了几家,该跑出来的也已经跑出来了,下面就是要看他们的后续表现。”

但极少有人会在乎,那些没跑出来的创业人士以后会如何?

留下还是逃离?

当收到界面新闻的采访需要时,前飞鱼游戏负责人张志斌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不好意思啊,大家已经不做(小游戏)了。”

这被人很惊讶,由于4月时,他还是全身心的扑在小游戏上的状况。那时,他携带一个3人团队天天加班,期望能赶上东风尽快推源于己的小游戏,即使预算跟大游戏厂家没法比,但所有人都看上去干劲十足。用他们我们的话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巨大机会,如何着也得杀进来。”

从彼时到目前,不过短短半年时间。

“缘由挺复杂的,但主要还是做的小游戏没赚到钱,对团队士气影响比较大吧。”他说。

和大部分小游戏创业人士一样,张志斌的团队没版号,因而也不可以用支付接口,留给他们的只有广告这一条盈利渠道。但不是所有小游戏都合适用广告盈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像大家这种偏研发又不会运营的小团队是非常难存活的。”而另一个要紧是什么原因今年游戏环境变化飞快,不只外部政策不友好,微信内部的政策也朝令夕改,“感觉微信自己也不知晓要如何做,像大家这种小团队,真的经不起折腾。”张志斌有的无奈的说。

但他其实也非常理解微信的顾虑,“即时通讯工具是微信的根基,小游戏的出现,我感觉会干扰微信的这个功能。假如微信失去了交流的作用,那样就可能有新的替代品出现,届时用户从手机上删除微信就没那样困难了。”

综合权衡后,9月,张志斌做出了离开微信的决定。

当然,也有人在遇见挫折后选择留下来。白家鸣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6月,白家鸣和其团队开发了一款名叫”礼物开“的微信小程序,这是一个提供类似微信红包照片功能的微信小程序,用户将照片推荐给好友或群,好友赠送付费礼物就可以看到全部作品内容。

“当时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商品,又是基于熟人关系链的一种互动方法,再加上微信自己也推出过红包照片这个功能,所以大家就放心大胆的去做了。”

测试期,白家鸣找了100位朋友作为种子用户,当天即有50人将链接推荐出去。该微信小程序从7月17日16点40至12点,累积千名用户,其中有120人付费,成交订单255笔,买卖额约3000元。

然而,礼物开在上线后的第二天,就因让人举报而被微信永久封禁,“我到目前也不知晓是哪个举报的,但总之这个商品就那样夭折了。”目前想起白家鸣仍感觉有的可惜。

但商品被封不代表公司就不可以运转。非常快,白家鸣和伙伴就开始构想新品,不知晓是否被微信的铁拳打击怕了,这次他们设计的商品是一个偏公益的项目,有点像蚂蚁森林,用户通过天气预报页面采集雨水或太阳,积沙成塔后便可以换取礼品。

直到目前,这款商品都还没有迎来一次真的意义的爆发。但白家鸣想再等等,“你非常难找到第二个像微信这么大的社交流量池了。假如在微信都不可以,那也不要说要去干什么APP了。”

如此的想法不无道理。毕竟,流量早已被头部几家超级APP牢牢把持,在后入者难以出头的状况下,微信小程序的确是一个可能的出路。

但问题是,微信给创业人士提供的便捷实在太有限了——倒不是商品被封这种比较极端的例子,而是其他更细小的支持。譬如更顺畅的跳转、更有力的推送与由官方主导的分发等等。

“总感觉目前微信缺的是那种让好的微信小程序冒出来的东西。”白家鸣说,“虽然他们一定不期望开发者去搞推广导流那一套,但目前的状况就是,假如不搞这部分,新的微信小程序真的非常难出头。”

巨头涌入,但还有新机会吗?

2018年,除去微信,百度、阿里、今日头条等巨头也都全员进军了微信小程序。7月、9月、11月,百度、支付宝和头条的微信小程序陆续上线,一时间,好像超级APP+微信小程序已经成为业界标配。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