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下) – 鲁迅
本文摘要:还没有走完高粱田,天色已经昏黑;蓝的空中现出明星来,长庚在西方格外灿烂。 马只能认着白色的田塍走,而且早已筋疲力竭,自然走得更慢了。幸而月亮却在天际日渐吐出银白的清

还没走完高粱田,天色已经昏黑;蓝的空中现出明星来,长庚在西方格外灿烂。

 

马只能认着白色的田塍走,而且早已筋疲力竭,自然走得更慢了。

幸而月亮却在天际日渐吐出银白的清辉。

 

“讨厌!”羿听到我们的肚子里骨碌骨碌地响了一阵,便在立刻焦躁了起来。

 

365念书

 

“偏是谋生忙,便偏是多碰到些无聊事,白费工夫!”

 

他将两腿在马肚子上一磕,催它快走,但马却只将后半身一扭,照旧地慢腾腾。

 

“嫦娥肯定生气了,你看今天多么晚。”

 

他想。“可能要装什么样的脸给我看哩。但幸而有这一只小母鸡,可以引她开心。

 

我只须说:太太,这是我来回跑了二百里路才找来的。

 

不,不好,这话好像太逞能。”

 

他望见人家的灯火已在前面,一开心便不再想下去了。

 

马也不待鞭策,自然飞奔。

 

圆的雪白的月亮照着前途,凉风吹脸,真是比大猎回来时还有趣。

 

马自然而然地停在垃圾堆边;(励志语录网 www.lz16.cn)

 

羿一看,仿佛感觉异样,不知怎地好像家乱毵毵。迎出来的也只有一个赵富。

 

“怎的?王升呢?”他奇怪地问。

 

“王升到姚家找太太去了。”

 

“什么?太太到姚家去了么?”羿还呆坐在立刻,问。

 

“喳……。”他一面答应着,一面去接马缰和马鞭。

 

羿这才爬下马来,跨进门,想了一想,又回过头去问道——“不是等不迭了,自己上食肆去了么?”

 

“喳。三个食肆,小的都去问过了,没在。”

 

羿低了头,想着,往里面走,三个使女都惶惑地聚在堂前。

 

他便非常诧异,大声的问道——“你们都在家么?姚家,太太一个人不是向来不去的么?”

 

她们不回答,只看看他的脸,便来给他解下弓袋和箭壶和装着小母鸡的网兜。

 

羿突然心惊肉跳起来,感觉嫦娥是由于气忿寻了短见了。

 

便叫女庚去叫赵富来,要他到后园的池里树上去看一遍。

 

但他一跨进房,便知晓这推断是不确的了:房里也非常乱,衣箱是开着,向床里一看。

 

第一就看出失少了首饰箱。

 

他这个时候正如头上淋了一盆冷水,金珠自然不算什么,然而那道士送给他的仙药。

 

也就放在这首饰箱里的。

 

羿转了两个圆圈,才看见王升站在门外面。

 

“回老爷,”王升说,“太太没到姚家去;他们今天也不打麻将。”

 

羿看了他一眼,不开口。王升就退出去了。

 

“老爷叫?……”赵富上来,问。

 

羿将头一摇,又用手一挥,叫他也退出去。

 

羿又在房里转了几个圈子。

 

走到堂前,坐下,仰头看着对面壁上的彤弓,彤矢,卢弓,卢矢,弩机,长剑,短剑。

 

想了些时,才问那呆立在下面的使女们道——“太太是什么时间不见的?”

 

“掌灯时候就不看见了,”女乙说,“可是哪个也没见她走出去。”

 

“你们可见太太吃了那箱里的药没?”

 

“那倒没见。但她下午要我倒水喝是有些。”

 

羿急得站了起来,他好像感觉,自己一个人被留在地上了。

 

“你们看见有哪些向天上飞升的么?”他问。

 

“哦!”女辛想了一想,大悟似的说“我点了灯出去的时候,的确看见一个黑影向这边飞去的。

 

但我那时万想不到是太太……。”

 

于是她的脸色苍白了。

 

“肯定是了!”羿在膝上一拍,即刻站起,走出屋外去,回头问着女辛道,“那边?”

 

女辛用手一指,他跟着看去时。

 

只见那边是一轮雪白的圆月,挂在空中,其中还隐约现出楼台,树木;

 

当他还是小孩时候祖母讲给他听的月宫中的美景。

 

他依稀记得起来了。

 

他对着浮游在碧海里似的月亮,感觉我们的身子很沉重。

 

他突然愤怒了。

 

从愤怒里又发了杀机,圆睁着双眼,大声向使女们叱咤道——“拿我的射日弓来!和三枝箭!”

 

女乙和女庚从堂屋中央取下那强大的弓,拂去尘埃,并三枝长箭都交在他手里。

 

他一手拈弓,一手捏着三枝箭,都搭上去,拉了一个满弓,正对着月亮。

 

身子是岩石通常挺立着,眼光直射。

 

闪闪如岩下电,须发开张飘动,像黑色火,这一瞬息,使人仿佛想见他当年射日的雄姿。

 

飕的一声,——只一声,已经连发了三枝箭,刚发便搭,一搭又发。

 

双眼不及看清那手法,耳朵也不及分别那声音。

 

本来对面是虽然受了三枝箭。

 

应该都聚在一处的,由于箭箭相衔,不差丝发。

 

但他为必中起见,这个时候却将手微微一动,使箭到时分成三点,有三个伤。

 

使女们发一声喊,大伙都看见月亮只一抖。

 

以为要掉下来了,——但却还是安然地悬着,发出和悦的更大的光辉,好像毫无伤损。

 

“呔!”羿仰天大喝一声,看了片刻;

 

然而月亮不理他。他前进三步,月亮便退了三步;他退三步,月亮却又照数前进了。

 

他们都默着,各人看各人的脸。

 

羿懒懒地将射日弓靠在堂门上,走进屋里去。

 

使女们也一齐跟着他。

 

“唉,”羿坐下,叹一口气“那样,你们的太太就永远一个人快乐了。

 

她竟忍心撇了我一个人飞升?

 

莫非看得我老起来了?但她上月还说:并不算老,若以老人自居,是思想的堕落。”

 

“这肯定不是的。”女乙说,“有人说老爷还是一个战士。”

 

“有时看去简直仿佛艺术家。”女辛说。

 

“放屁!——不过乌老鸦的炸酱面确也不美味,难怪她忍不住……。”

 

“那豹皮褥子脱毛的地方,我去剪一点靠墙的脚上的皮来补一补罢,怪不漂亮的。”

 

女辛就往房里走。

 

“且慢,”羿说着,想了一想“那倒不忙。

 

我实在饿极了,还是赶快去做一盘辣子鸡,烙五斤饼来,给我吃了好睡觉。

 

明天再去找那道士要一服仙药,吃了追上去罢。女庚,你去吩咐王升,叫他量四升白豆喂马!”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