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正淳,金庸为你刷满的存在感-行之
本文摘要:在平时,倘若你要形容一个人男士各方面都很出色,但却是个多情种子,用三个字已经足够——段正淳。不言而喻,段正淳这个人物在金庸笔下有多么出彩和拥有存在感了。金庸的小说

在日常,假如你要形容一个人男性各方面都非常出色,但却是个多情种子,用三个字已经足够——段正淳。不言而喻,段正淳这个人物在金庸笔下有多么出彩和具备存在感了。

金庸的小说,有时候主角的存在感并不如配角。譬如郭襄实质比小龙女更抢眼,黄药师实质比郭靖更抢眼,东方不败实质比任盈盈更抢眼。主角总是担负了学会小说主旋律的重任,而更接近现实的众生相则交给了配角们。在金庸小说的设定里,并非登场越多,存在感就越强。最好的例子,《天龙八部》里扫地僧只出现了一次,但存在感被金庸刷成了满格。

金庸尽管非常照顾自己小说的主角,却更偏爱里头的配角,时常暗地里替他们刷存在感。在今天,你要骂一个人是伪君子,最委婉的方法,说他是“岳不群”就好了。不言而喻,岳不群的存在感有多强。

 

和岳不群一样,段正淳的一生,把我们的名字活成了一个代名词。

 

那样段正淳是如何一步步活成代名词的?他的存在感到底是如何被刷出来的?

 

先看看段正淳的简历。论身份,他是大理国的镇南王,拥有最高贵的皇室血统。论面貌,小说中的原文描写是“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以颜值加风韵,也是万中选一。论才学,诗词歌赋,琴棋字画样样拿得出手。论武功,段家剑和一阳指也驰名江湖。

 

如此一种人物设定,已经不再是容易的高富帅,而完全是高段位的中年男神。段正淳之所以常常被挑起话题,最大是什么原因他的女性多。刀白凤是他的夫人,秦红棉、甘婴幼儿、阮星竹、李青萝、康敏都是他的情人。这部分都不是普通的女性,个个都是倾城绝色。但这部分女性还只不过他海量女性中的冰山一角。

 

由于女性的数目多,所以“花心”是大多数人对段正淳最直接的认知。但事实这并不可以为他带来存在感。

 

要知晓,段正淳是哪个?他是大理国的镇南王,皇帝的亲弟弟。在他所处的北宋年代背景中,有这种地位,要多少女性都不是问题,且还能名正言顺。要说段正淳“花心”是不准确的。古时候皇帝有三宫六院,佳丽三千,换女性比换衣服还勤,但极少有人说皇帝花心。

 

通常角色在小说里女性超越一百,就能号称“百人斩”刷满存在感,但换做皇帝,根本没人把这当回事。换做段正淳也一样,哪个会把镇南王有不少女性当回事?根据设定来讲,段正淳是没“花心”的条件的,由于他如何花心都可以被看成正常。那样金庸要给他刷存在感,就要在他的才能和性格上做文章。

 

说到才能,段正淳的文韬武略在《天龙八部》中,都不是先进的,唯独哄女性高兴这件本事,天下无双。有了如此的才能,就弱化了镇南王这个地位给他爱情运势带来的影响。另一方是他的性格特点,他的性格特点非常奇特,是多情和专情的矛盾混合体。照理说,一个多情的人,自然是非常难专情的。一个专情的人,就不会太多情。但段正淳是典型的既多情,又专情。

 

他由于多情,所以看见好看的女性,几乎是见一个爱一个。但他专情在于,不论跟什么女性在一块,又都是真爱,甚至想为每一位情人献源于己的生命。

 

段正淳风流一生,最后结局是不忍众情人为己而死,自杀殉情。金庸在描写段正淳殉情之前的场景,如此写道:段正淳已决心殉情,此刻更无他念,心想誉儿已长大成人,文武双全,大理国不愁无英主明君,我更有哪些放不下心的?回头向段夫人道:“夫人,我对你不起。在我心中,这部分女子和你一样,个个是我心肝宝贝,我爱她们是真,爱你也是一样的真诚!”

 

这一段揭露了两重信息:第一,段正淳死之前先考虑到了段誉的将来,继而考虑到了大理国的将来。临时前还在考虑家人与国家的将来,显然心中是存有责任感的。第二,他虽然多情又专情,却十分坦荡,到死都坚持“个个都是我的真爱”的原则。

 

这种人,你说他不负责任,他却心有家国。你说他一生浪荡,他却磊落得让人佩服。段正淳的一生,可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风流而不下流,贯穿了他的一生。他年青时候处处留情,致使段誉到处碰见妹妹,无论是作为老公还是爸爸,都不称职。但假如撇开这一点看,他又绝对算得上一位豪杰。

 

段正淳的人格矛盾不止体目前他的多情与专情并存上,还体目前他的奢靡浪漫与正气凛然上。在私下里,他是一个十分了解享受锦衣玉食,赋有生活情趣的人。他善于于吸引异性,打造浪漫,创作闺房情话,甚至于创造了“五罗轻烟掌”如此专为调情而生的武学。

 

从这点上,你拿他跟萧峰比,完全是两种画风。假如萧峰是大漠孤烟的豪壮,那段正淳只能算是小桥流水的温婉。但就是如此一个整天游戏在红罗软帐的风流王爷,鲜衣怒马走江湖的时候,却也豪气顿生。

 

天龙第二十二章《双眸粲粲如星》中,当阿紫质疑他的人品,说“我爹爹如是英雄好汉,我便认他。他倘是无耻之徒,打架要靠人助手,我认这种爹爹作甚?”时,他的表现是:段正淳为人虽然风流,于“英雄好汉”这四个字的名声却甚是爱护。

 

他常自己解嘲,说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过不了美人关,总还是个英雄。岂不见楚霸王有虞姬、汉高祖有戚夫人、李世民有武则天?”**懦怯之事,那是决不屑为的。他于剧斗之际,听得阿紫的说话,当即大声说道:“生死胜败,又有哪些了不起?哪一个上来相助,便是跟我段正淳过不去。”

 

天龙第四十一章《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中,少室山上,萧峰落难时,段正淳的表现是:段正淳低声向范骅、华赫艮、巴天石诸人道:“这位萧大侠于我有救命之恩,待会危急之际,咱们冲入人群,助他脱险。”范骅道:“是!”向拔刃相向的数千豪杰瞧了几眼,说道:“他们人多,不知主公有什么妙策?”段正淳摇摇头,说道:“大老公恩怨分明,尽力而为,以死相报。”(寻金笔记 www.xunjinbiji.com)大理众士齐声道:“原当这样!”

 

天龙第四十二章《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中,当叶二娘被众人怀疑是段正淳的情人时,段正淳的反应是:段誉、阮星竹、范骅、华赫艮、巴天石等大理一系诸人,听二人说到这一桩昔年的风流事迹,不由自主的都偷眼向段正淳瞄了一眼,都觉叶二娘这个情郎,身份、性情、处事、年龄,无一不和他相似。

 

连段正淳也是大起疑心:“我所识女子着实不少,难道有她在内?如何半点也记不起来?假如当真是我累得她这样,即使在天下英雄之前声名扫地,段某也决不可以丝毫亏待了她。”从各种表现上看,段正淳虽然风流成性,却也豪气干云。凭着这点,他比金庸小说里其他的王爷,都更具人格魔力。

 

明明是一个获得女色轻而易举的镇南王,却偏偏执着于爱情。明明一生多情,却又要次次专情。明明善于甜言蜜语,却骨子透着一股正义凛然。正是如此,金庸一步步刷满了段正淳的存在感。在小说里,一个人的存在感要强,从来不是靠优点多,而是靠争议点多。

 

段正淳的优缺点都极其鲜明,混合在一块,到底是男神,还是渣男?通过不一样的视角看,便横看成岭侧成峰。一个配角,有多难以下定论,就意味着有多出彩。

 

这个年代,感情世界里,大家常见觉得两样品质非常重要。一是“专”,二是“真”。但假如这两样放在一块,非要选一样,哪样更要紧?假如一份感情虽然专一,却未见得有多真,大多数人并不感觉珍贵。而假如一份感情虽然真,却并不专,大多数人则没办法同意。

 

又专又真的感情,只很多存在韩剧和童话里。而武侠小说中,金庸塑造的段正淳,正是反童话式的存在。在感情世界的江湖里,段正淳如此一个男性,足够令所有女性认可,也足够令所有女性失望。

 

段正淳好像在证明,即使一个人拥有了所有人都爱的“真”时,在外设条件不足的状况下,依然会遭到道德及感情层面的审判。感情的世界,真,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当哪一天大伙终于了解,假如连真都没,所有都成问题的时候,可能就能将段正淳重新看待。

 

有的人的坏,总只能在特殊时候才看得到。有人的好,也只能在特殊时候看得到。但毕竟,生活大多数时候,都不如何特殊。所以总是前者一直占实惠的。

 

我一个朋友跟我讲,她有个闺蜜,嫁给了一个好男性。之前两人所有都好,忽然有一天,闺蜜获知得了癌症,男性则立马提出离婚,此后把我们的钱握在手上不愿拿出一分。

 

她叹道,可能,只有在难的时候,才能看清一个男性吧。

 

我问她,你知晓段正淳吗?

 

她说,知晓,你为何提他?

 

我说,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敢在你们女性面前说,其实,我赏析他。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