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林草故事]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医生”兼职的小鸟保育员
本文摘要:原标题:[最美的林草故事]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医生”兼职的小鸟保育员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医生”兼职的小鸟保育员图为“森林医生”在林子里巡查 朱鹏军摄“鸟巢悬挂对于

原标题:[最好看的林草故事]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大夫”兼职的小鸟保育员

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大夫”兼职的小鸟保育员

图为“森林大夫”在林子里巡查  朱鹏军摄

“鸟巢悬挂对于离地高度有必须要求。”18日一早,内蒙古大兴安岭大杨树林业局森防站站长王树学一边查询鸟类安家状况,一边对记者说。

“通常来讲,悬挂巢箱的高度应在3米以上,太低的话,鸟儿不愿光顾,悬挂巢箱时宜背风向阳,鸟巢不是挂得越多越好,要考虑林区面积大小和鸟类巢区食物资源等原因,每一个在繁殖区的鸟都会有我们的‘权势范围’,决不允许有别的鸟居住,鸟巢挂得太密集,起不到充分借助的目的。而对于非群居小型林鸟,每一个巢箱距离间隔50米为宜。”王树学如是说。

5月是林业病虫害防治的重要期,也是小鸟“生婴幼儿”的黄金期,防控链条稍有松懈,就会导致不可估量的生态影响和经济损失。作为“森林大夫”的森防站防治队员们,须在监测、预警、报告、处置等各环节遏制病虫害蔓延的同时,做好鸟儿们的保育员,为它们筑巢安家,护鸟母亲和小鸟周全。

记者获悉,传统的人工鸟巢箱的管理和检查工作都依赖梯子,既浪费时间又费力,森防站的调查员天天扛着20余斤的梯子在林间行走,在悬挂鸟巢箱的树下攀爬近百次,常常大汗淋漓,精疲力竭。

森防站调查员梁建民从伸缩的地板擦找到想法,他将摩托车倒视镜焊接到白钢管上,焊接的时候找好内视角度,仅需用焊接的钢管倒视镜将鸟巢箱盖顶开,鸟巢箱里的状况就会反射到倒视镜内,鸟巢里有多少鸟蛋、孵化了多少雏鸟都明确地映射到倒视镜内,这让调查职员告别了梯子,不只省力省心,还减少了劳动强度和安全隐患。

图为“森林大夫”为林中鸟儿“安家”  朱鹏军摄

这小小的“鸟巢箱观视镜”是森防站党支部“技术革新室”的一个智慧结晶,一个让大伙引以为傲的“小创造”。

梁建民带领技术职员将鸟巢箱改装,将巢口设计成啄木鸟头部不可以钻进来的圆形,巢箱外部改装得圆滑平整,啄木鸟不可以站立,有效防止了鸟蛋和雏鸟被啄木鸟叼食,从而提升鸟儿的筑巢率和孵化率。

林业有害生物风险被叫做“无烟的森林失火”,是破坏森林资源的主要自然原因之一。梁建民说:“坚持在野外做病虫状况调查,察看、知道、学会林业有害生物发生缘由和进步规律,以便示范、竞价和指导防治监测点总是在人迹罕至处,山场环境复杂。”

汽车开不到林子里,队员们便骑摩托车进来;摩托车不可以,就靠双腿走……

“大家一年四季都奔忙在山林里,尤其是夏天,在林子里走一趟,满身是汗,还不敢脱外衣,要不‘草爬子’就会跟你来个‘亲密接触’。”在内蒙古大兴安岭甘河林业局甘东管护所生态功能区的鸟巢箱防治标准地,森防站站长朱鹏军指着一棵病枯木说。

在进行春夏森林病虫害调查时,为选设具备代表性的规范地,队员们天天顶着烈日,在林内诱集昆虫,采集标本。晚上借助昆虫的趋光性,调查成虫羽化的始、盛、末期,通过观测,学会了鞘蛾上芽风险、化蛹、羽化、产卵、幼虫风险、越冬等一系列生物学特质,进而确定出鞘蛾的防治最好期,在落叶松鞘蛾的防治过程中提升了防治成效。

梁建民告诉记者,最难耐的是研究松毛虫病虫害,林子蚊子凶,全身擦涂清凉油,穿上长袖长裤,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但在林子里呆的时间长,蚊子照样趁隙而入,队员们总被叮得瘙痒难忍。

“由于热爱大森林,大家深刻知道森防人佩带的标志上,盾形象征着保护和战斗,树和医疗十字符号的组合则代表着对大自然的职责和使命。”梁建民自豪地说。(张玮 隋海涛 孙志凤)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