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列表

老人因身体变糟勒死久病丈夫 孩子们原谅其行为 |

作者:北京东方雨泽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dfyz6789.com 发布时间:2015-07-06 09:37:25
 

老人因身体变糟勒死久病丈夫 孩子们原谅其行为

原标题:老人因身体变糟勒死久病丈夫 孩子们原谅其行为

老人因身体变糟勒死久病丈夫 孩子们原谅其行为

崔秀英在法庭上痛哭流涕

老人因身体变糟勒死久病丈夫 孩子们原谅其行为

崔秀英坐着轮椅被推上法庭

  崔秀英(化名)数十年如一日地辛苦照顾患病的爱人,然而爱人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崔秀英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子女,2014年3月6日上午,怀柔区杨宋庄村村民崔秀英用绳子勒死了相濡以沫近40年的爱人周明(化名),随后自杀,但未成功。昨天上午,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了崔秀英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崔秀英当庭承认所做的一切,并表示自己感到后悔。崔秀英辩护人认为崔秀英犯案事出有因,周明亲属也原谅了崔秀英的行为,希望法院对崔秀英减轻甚至免予处罚。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庭审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昨天上午九点半,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被告人崔秀英坐着轮椅被推入法庭,她情绪非常激动,在庭审中一直没有停止啜泣,有时放声大哭。在法官的允许下,崔秀英的辩护人上前递给她纸巾,帮她擦拭眼泪。庭审阶段,崔秀英一度歪坐在轮椅上,“腰疼”,她表示自己身体状况并不好。在向被告出示案发时的证物阶段,崔秀英看了几眼便紧闭双眸,“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据审理查明,2014年3月6日上午9时左右,时年62岁的崔秀英将装有砖头的水桶系在绳子两边,将其患病多年卧床不起的爱人周明勒死,后女儿报警,警方在现场将崔秀英控制。据查,事发当天,女儿在家喂周明饭吃,崔秀英让女儿把躺在床上的周明身躯挪至床边。待女儿离家后,崔秀英喂周明吃了馄饨,随后出门捡了几块砖头,将砖头搁在两个水桶内,把水桶系在绳子两头,用绳子将老伴勒死。周明死后,崔秀英企图用壁纸刀割腕自杀和绳子勒颈两种方式轻生,但均未果。随后崔秀英又用刀划破自己脖颈,脖子出血后崔秀英感到害怕,便给女儿打了电话,女儿赶到家中后报警。

  声音

  “让妈安心地走吧”

  据崔秀英供述,她和周明的夫妻关系已经持续近40年,1998年老伴患上脑梗等多种病症,2010年左右周明病情恶化,成为植物人,无法正常行动。由于爱人患病,崔秀英一直在家照顾,每天帮周明翻身和吃饭。

  “我以前身体可好了,就是照顾老伴给累的,年纪大了,得了高血压、脑梗、腰椎间盘突出,实在照顾不动了。”崔秀英称,自己本身就是二级残疾,多年来照顾老伴导致身体每况愈下,近些年又患上了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等病症,照顾老伴渐感力不从心。

  崔秀英家庭的经济状况也比较困难,她子女工资并不高,由于老伴的病情,家里经济压力很大。近年来崔秀英身体状况也在下降,儿女们又都在远离杨宋庄村的地方上班,来回奔波照顾老人非常辛苦。崔秀英感到自己不仅无法帮助子女们的生活,反而还成了“包袱”,她担心以后会连累儿女的生活,遂产生了杀死老伴再自杀的念头。2014年3月6日上午,她将老伴周明勒死,随后自杀未遂。

  庭审期间,检方还宣读了崔秀英杀死周明前写下的遗书,“儿子女儿,妈走了,没给你们留下好的念想,家产你们俩考虑着来,你们会好的,妈走了以后不要伤感,让妈安心地走吧。”在最后陈述阶段,崔秀英哭着表示自己很后悔,希望不要连累到孩子。

  关注

  孩子们原谅了妈妈的行为

  崔秀英辩护律师当庭展示了几份请愿书。案件发生后,被害人亲属及周明子女表示原谅崔秀英的行为,村民们还签署了请愿书,希望法院能够对崔秀英从轻发落。

  “她照顾丈夫15年,任劳任怨,村里人都看在眼里,没有让老头受过一点罪,哪怕长一点褥疮,到案后如实供述,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村委会也出具证明,认为崔秀英对周明的用心照顾全村都看在眼中。民政局曾针对低保户出台过照顾政策,可以把周明送到敬老院,但崔秀英怕丈夫离开自己后受委屈,拒绝将老伴送往养老院。辩护人建议,考虑到崔秀英的身体状况和案发原因,希望法庭能对崔秀英处以缓刑,或者免予处罚。

  公诉人认为,事发时,崔秀英因割腕自杀未遂而给正在上班的女儿打电话,且在现场等待,也可按照自首对待。此外考虑到案发原因以及崔秀英罪行得到死者亲属原谅,建议法庭对崔秀英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公诉人表示,即使周明成为植物人,其生命权也不容剥夺。生活的困境不能成为剥夺他人生命权的借口,希望法庭能依法定罪量刑,对社会起到警戒作用。此案并未当庭宣判。

  据了解,市检三分院曾针对此案专门召开听证会,听取多方意见,最终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崔秀英提起公诉。

  探访

  丈夫的病 压垮了这个家

  庭审前一天,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往怀柔区杨宋庄村,不少村民都对崔秀英的行为表示了同情。一位熟悉崔秀英的村民称,崔秀英和周明育有一子一女,上班地点都离杨宋庄村较远,平时只有周末才能回家看望老人。

  “她丈夫十多年躺在床上都没有长疮”

  崔秀英的老伴周明已经患病10多年,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瘫痪在床,且不能言语,看起来连思维能力都丧失了。“几年前有朋友去看周明,他还能面带笑容,去年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这位村民说,前几年崔秀英还经常扶着周明到村中街道遛弯,但最近几年周明一直卧床在家。

  “崔秀英照顾得真不错,家里收拾得很干净,一点味道都没有,周明十多年躺在床上,都没有长疮”,十多年来,崔秀英一直任劳任怨地照顾老伴周明,每天帮他翻身,喂吃喂喝,“吃烙饼都是把饼嚼碎了一口一口喂他。”村民说,崔秀英身体还算不错,但是十几年如一日地照顾老伴,她的身体健康也渐渐出现了问题。崔秀英的腿部关节一直有问题,走路时要弯曲着腿。

  儿子办婚礼她希望能带些剩菜剩饭

  “崔秀英舍不得花钱,”一位村民说,崔秀英此前在路口大槐树下做修补皮鞋的工作,周明生病后,崔秀英失去了工作方面的经济来源,平时生活过得非常“细”。“舍不得花钱买菜,都是她亲戚送他们一些菜,有时候买一些便宜菜。”

  崔秀英家中也几乎没有置办过什么像样的物品,甚至在儿子婚礼时,她还希望儿子给她带一些剩饭剩菜吃。一位村民说,村里的养老院一个月要收费千元左右,周明这种情况还需要专门雇保姆看管,费用会更高,崔秀英家很难拿出这么多的钱。

  一位村民称,崔秀英在村里人缘还不错,性格比较开朗,事发前并没有征兆,但曾经跟人提起过“不想活了”的念头。这位村民说,崔秀英曾经说自己身体也不好,照顾老伴非常辛苦,不想连累自己的子女,觉得自己“活够了”。

  她的家庭收入低又没到低保标准

  怀柔区杨宋镇杨宋庄村村委会主任武国权说,崔秀英家境一般,周明长期患病给家庭带来了负担。崔秀英和周明均加入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但一些药品不能报销,所以医药花销并没有降低。

  村里曾经建议将周明送进养老院,但崔秀英称不愿意离开老伴,且送进养老院怕别人照顾不仔细。此外,送进养老院也需要费用,由于周明生活不能自理,崔秀英还得花钱雇保姆照顾周明,而崔秀英舍不得花钱。

  武主任介绍,崔秀英曾因经济困难拿过几年的低保,每个月大概五六百元。后来崔秀英的子女都已经工作且有收入来源,不符合低保条件,于是他们的低保被取消。村里每年向崔秀英发放一些慰问金,但崔秀英家庭困难的问题村里也无法解决。

  武主任认为,崔秀英家境一般,并不算特别困难的家庭,但是周明的一场大病“压垮”了整个家庭,其家庭收入又不能达到低保标准,这类“夹缝”中的家庭比较尴尬。而且一个月几百元的低保也很难改善崔秀英的家庭状况。

(来源:北京青年报)


  • 上一篇:两豪车相撞一车被拱翻 路口事故频发无红绿|b 20sqw co
  • 下一篇:广州一环卫工高烧倒在路边 担心医药费拒绝急救|
  •